EN

关于我们

ABOUT US

ab1.jpg

公司简介

introduction

基石资本是中国最早的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发端于2001年,核心团队拥有逾20年投资管理经验。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在北京、上海、合肥、南京、长沙、武汉、香港及硅谷设有分部。基石资本累计资产管理规模逾650亿元,管理资产涵盖天使、VC、PE、并购、定向增发等类型,投资阶段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

基石资本秉持“集中投资、重点服务”的投资理念,在硬科技、新兴产业、生命科学与健康等领域,培育和造就了一批行业领袖与细分行业龙头,并获得了持续、稳健、优异的投资回报。


ab2.jpg

中美对峙、科技封锁,将进一步迫使中国在所有科技领域谋求自主可控,进一步迫使中国以举国体制解决创新问题。同时,当一项投资吻合科技进步趋势和政策引导的双重影响时,其估值亦将脱离传统财务模型。这些才是中国硬科技投资的重要的底层逻辑。

———张维

投资方法论

Investment methodology

china-1030414_960_720.jpg

基石资本的22条投资“军规”

    • 01可怕的不是宏观经济,而是跟风投资和追逐热点。
    • 02宏观经济是我们无法预测的。但我们投资的不是宏观经济,也不是行业和赛道,而是活生生的企业和企业家。我们投资的是微观中代表新经济的优秀企业。
    • 03股市不是经济的晴雨表。从5至10年来看,资本市场与宏观经济并不成正比。同时,股价走势与企业绩效也并非完全对应的。
    • 04成长性与估值是投资最重要的指标。成长性可以对抗经济与市场的不确定性,而估值决定有无超额收益。企业的长期成长来自于高层对管理问题的深刻认知。
    • 05原创的、世界级的、平台级的技术,意味着扎实的根基,扎实的根基意味着可以盖超级高楼,也就是支撑高估值。
architecture-2175925_960_720.jpg

基石资本的22条投资“军规”

    • 06科技致善。投资每个时代最“硬”的科技是促进碳中和、提高社会福祉的正途。当一项投资吻合科技进步趋势和政策引导的双重影响时,其估值亦将脱离传统财务模型。
    • 07能否在A股独立IPO是重要的考量因素。在香港或美国上市,换股和被收购退出,都会影响我们的投资回报。不同的退出方式和估值体系对于投资回报是至关重要的,应从一开始就影响我们的投资决策。
    • 08安全边际大于收益。资本市场的非理性繁荣是额外的礼物,安全边际才是真正理解复利的力量。有安全边际的企业值得下重仓。天上下金子,不能拿茶杯去接。集中投资,重点服务。
    • 09组合投资、分散投资、趋势投资都是不成立的,这在一二级市场都一样。所以我们不会硬要在一个行业布局。
    • 10投资检验的是整体判断和立体思维,一是对企业行为的全面认知,二是对资本市场的全面认知,否则就是盲人摸象。只有同时具备整体判断和立体思维,才能在长达十年、二十年的投资中持续获取稳定收益。
escalator-283448_960_720.jpg

基石资本的22条投资“军规”

    • 11投资并非科学,但它是认知能力的体现。投资需要悟性,但“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
    • 12投资要回到常识,常识不对就不要被炫目的马甲所迷惑,对方大概率不是什么新物种,而是张牙舞爪的妖怪。任何一个不可一世的概念都会跌下来,所有产业都有估值的周期性。
    • 13企业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要全面理解企业行为,而不是只盯着财务指标。券商的研究报告充斥着不负责任的乐观。
    • 14基石投资的企业并非都有企业家精神,但是少数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给我们带来了穿越周期而异乎寻常的回报。
    • 15警惕跨界发展的企业,警惕当资本市场玩家的企业,警惕任何不愿意在研发上长期投入、在组织体系建设上长期投入的企业。
crane-homes-1583187_960_720.jpg

基石资本的22条投资“军规”

    • 16控股型投资的企业没有一家是省油的灯,如果有,一定是看错了。如果我们不重视公司治理,它就会反噬我们。
    • 17善待为我们做出贡献的企业家,对方竭尽全力了,无论结果如何都宽容以待。对待那些制造信息不对称的大忽悠则不用客气,涉嫌欺诈、职务侵占的,要竭力将其绳之以法。
    • 18国企存在公司治理折价。因此,我们不参与管理层不持股的混改,不参与公司治理没有得到改善的公司混改,不参与国内证券化存在障碍的混改,优先考虑控制权发生转移的混改企业。
    • 19百年企业秘而不宣的秘密是,它不是基于一个产品成为生产者,而是基于一个产业链成为组织者。基石资本致力于成为股权投资产业链的组织者。
    • 20利润从来不是目标,它是结果。我们希望我们的企业行为是有情有义、有理想、有抱负、有使命的。我们做合格的企业公民,为有才干、有文化认同的同事提供平台,同时淘汰不合格的人士。
20210428191105496.jpg

基石资本的22条投资“军规”

    • 21管理是一门自由的技艺,它与责任、权力、开放的价值观、人文精神有关。中高层的任务不是审批,而是协作,是创造、发掘、促成关键性业务。
    • 22天使投资我们当新公益来做,但它必须企业化、商业化才有效率,才能扩大规模、惠及更多创业者。我们的其他投资在本质上也是类似的,我们通过投资帮助各行各业形成宝贵的资本金,是为社会做贡献。我们的新使命是把国有资金搬到民营企业。我们践行影响力投资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助力。

文化与价值观

Culture and values

使命:
做产业链的组织者,构建企业家社会,助力国家创新
愿景:
赋能伙伴、科技致善、成为受人尊重的中国创业投资机构
价值观:
因专注产生远见,为信任奉献回报

近期荣誉

Honors

行业协会认可
机构奖项
媒体奖项
暂无数据

订阅基石资本最新资讯

立即订阅

几年前,我曾提出一个问题:中国经济繁荣的根基是什么?

我认为是“重商主义(这里借指市场经济)”与“儒家文化”这两个因素的核聚变,只要我们的体制大门开一条小小的缝,中国老百姓与生俱来的聪明、勤奋、奋不顾身,几千年穷怕了的物质主义和实用主义,就能创造一个新天地。

2021年,我见到一个新能源公司的董事长,谈及张维迎所言“直到20世纪70年代,绝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不比唐宋时期好多少”,他说这是真的,1978年他没有见过电,全家所有家当是一个小木柜。1979年,我的好朋友,一个咨询集团的董事长考上了大学,报到前他勤工俭学,骑六七十里山路卖冰棍,山里的一户人家,用几个鸡蛋和他换了一根,全家人排成一排每个人吮吸一囗。

在改革开放前,这是中国普遍的景象。而我们这一两代人,在改革开放后,怀抱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40多年过去,我们看到,轻舟已过万重山。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怎么赞扬也不为过!

而另一方面,中国用几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的路,这也就注定了,我们上山的道路,更加的陡峭。同时,中国作为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古国,其发展正常就是“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我们讲究的是实用主义,中国的政策也是因时、因势而变的。

因此,并非一些简单的因素就能够遏制中国的增长,只要不出现战争这样会扰乱经济进程的极端因素,只要中国依然坚定地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保护企业家精神,中国经济的前进步伐就是坚定不移的。

如果认同这一点,那么无论是短期的政策、市场变化还是长期的中美对抗,都不会让我们产生太大的焦虑。

具体从我们做企业和做投资来讲,也无需过度悲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在一些行业和企业衰落的同时,也永远有一些行业和企业在崛起。

以半导体产业为例,我们不必纠结于半导体仿佛一年紧缺、一年过剩,因为问题的核心不是这个。问题的核心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离不开半导体技术,而中美对峙、科技封锁,将进一步迫使中国在所有科技领域谋求自主可控,进一步迫使中国以举国体制解决创新问题。同时,当一项投资吻合科技进步趋势和政策引导的双重影响时,其估值亦将脱离传统财务模型。这些才是中国硬科技投资的重要的底层逻辑。

看待资本市场,我们更不必计较一时的股价波动。回顾历史,在资本市场发生剧烈调整时,那些优质的企业往往也会出现大幅下跌,但不同的是,优秀企业不仅能收复失地,还能再攀高峰。因此,我们继续坚定地布局那些有核心技术、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而从我们的投资经历来看,那些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最终都带领我们穿越了周期,并获得了异乎寻常的回报。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